2008年12月22日星期一

兵捉贼

有一句香港电影的对白大概是这样的,有一警察凶恶对待一罪犯,罪犯顶咀警察说,“凶什么,如果没有我们这些人,你有这工作?”
也有电影讽刺警察等到劫匪逃了,警察才敢出现!
马来西亞的治安越来越糟,但这对人民生命安全及钱财被劫方面严重受威胁的事,都不见有很多执政者正视。
求学时,当老師要我们写‘我的志愿’ ,警察曾是我其中的一个志愿。当然我没达成这个志愿!不知道现在的华裔学生有几个会写志愿是当警察,若有的话,那可能他们的父母也会要他们改写…
我小时候与朋友们玩耍,有一个遊戏叫‘mata lia chat’(兵捉贼)…. 如今我不再看到有小孩玩这遊戏了!

2008年12月21日星期日

感谢施舍者

其实我写了关於捐血的事后,本想再继续写关於有些华人的观念或借口,如要吃很多补才能有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能毁伤、去医院是不吉利的、怕捐血用的针等等

Steve 的姐Sue读了我的blog即给我回应,我想也正符合我要鼓励人捐血,我就借用她的分享(翻译自英文):

我刚读你写关於捐血,很喜爱它!我有捐 platelets(血子板/凝血细胞)即是血的其中成份。我喜欢可以每两星期捐凝血细胞。凝血细胞可用於那些癌症者的血(尤其是他们的凝血细胞)已被化疗毁灭。它要用一、两个小时的过程从身体抽出血,血经过分离机留下凝血细胞和一点血浆,然后将红血球输送回捐者。当我捐凝血细胞完走出医院室,并不会感到疲乏或软弱。我从不知道我的血会输给谁,只希望捐献能帮助某人。我曾在血库工作过,见过那是多么需求血。我很高兴你有捐血。我有登记捐骨髓,但在一次被传招时我身怀Alec,所以不能。对於血和骨髓的事例,我常感谢我是施舍者好过是接受者。我有很多要感激的。感谢鼓励人捐血!

2008年12月19日星期五

捐血

当病者需要输血,通常马来西亚的医院都会要求其家人捐血补回血库,若补足那医院就不计病者所输血的账,所以有时侯我会收到一些关於找人捐血的email

以前我妈也曾住院需要输血,我在她床边一晚,早上醒来,我就去捐血的部门,我捐血完毕回到母亲病房时,突然眼前看到的都是星星,我坐下来后昏旋感才慢慢消失,可能是没吃任何东西就去捐血的原故吧我曾捐血过,都没任何异状啊!后来,有一朋友的亲人需要输血,我到病者住的医院欲捐血,该部门人员检查我的血液后说,我的血压及铁质低,不能要我的血反而给我一点免费补药!

其实我要告诉大家,我收到一位朋友珠珠的意见很建设性

找人捐血应提供給欲捐血者的几点资料:

1. 病者的姓名。

2. 病者的身份证号码、年龄﹙避免同名同姓者的混乱﹚。

3. 病者患的什么病﹙大概的讲即可,有时捐血部門的医务人员会问到捐者无法回答﹚

4. 病者最亲近家属的联络姓名、电话﹙捐者可以先向其家属了解了才去医院捐血,避免去到医院找不到人,或病者已不需要血的情況发生,因为现代人都很忙,好不容易抽到时间跑去医院又被拒、或落空而白跑一趟的﹚。

2008年12月18日星期四

具备的条件

我之前当辅导义工时,曾协助朋友到中学华校的学生辅导团当课程催化员,我很喜欢与青少年互动,我觉得朋友并不须要有年龄的界线,我给他们我的联络电话,有几位主动与我联系,都称呼我心忆姐,我也乐得当姐姐,因为我在家庭中排行最小,总觉得自己地位小要叫人哥姐,当我被人叫姐时,却使我有些威大感。有一位小我几岁的男性朋友,每次他都称呼我老大,我曾问他为什么称我老大,他说我有点像一部西方电影的一位黑社会老大,那老大的气度让他尊敬,我虽不大知道我是有那些如他印象的老大般,但被叫老大,更使我有些豪迈感,哈哈

话说那几位中学生有联系我的,四年后,都各进入大学我来美国后有两位改用email继续联系。上个月就这么巧的,分别收到他们email告诉我(他们各自)所遇到的感情事件当然我很乐意回复。现我大略取一部份我回复的内容与大家分享:

1. 大多是我谈自已的经历(辅导技巧之一: 自我表露),‘…那时三十多岁了,我觉得很孤单这么多年都没有男友,我参加一个团体治疗时,我有机会把我的疑惑讲出来为何我还没有伴侣?经与那洋藉(Christopher Moon)老師对话后,他告诉我说,你知道吗,那个人拥有你是多么幸运的人老師又说,写出你要的*伴侣具备的条件,如年龄,等等,把这纸收在身上,遇到男士时拿出对一对,他是否拥有这些。我这样子做找了8年,我觉得你的时间比我短,不到3年就可找到,要用多长时间才能拥有,那得靠你自己。我之后真的很有自信,也有写出一小张纸。每天我也观想,上天一定会眷顾着我,一定会让我拥有最美好的伴侣。”… 真的三年多后,我遇到他(现在已是我的丈夫)。我的分享是要你知道,你现在的过程只是让你更成长学习,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将来不怕没人爱。要懂得爱自己才能爱别人,不然两人在一起也不一定会幸福。

2. 大多是教导式,‘… 是的,有些人较含蓄不善于与长辈沟通,可能你妈妈不体谅你男友这点。哈哈,我想你妈吃醋你站在男友那边!可不要对你妈说,她吃醋呵,不然她又气你了!就是这样,谁要听人说他/她不好的话,若你多对你妈说好话,可能又不一样了,让她觉得你有了男友,反而更懂事,快乐,爱家人,那她一定放心你交的男友。同样的,与男友多说一些你与妈及家人和乐有趣的事,让他感受到可以很轻松接近你家人,而不是要你男友怎样怎样做。总之,从你的展现对双方面的爱,所谓爱屋及乌,他们都会因为你而自己改观。


*我所写的伴侣具备的条件中,忘了写国藉种族!意想不到是让我找到远在半球的伴侣!奉劝单身者若相信此做法,那要写得详细点呵嘻嘻!

2008年12月17日星期三

文化

我读了一篇转发email文标题<当信任瓦解, 社会也就崩溃>,我猜作者是台湾人,其文大意是 ‘… 在美国,你去商店买东西,事后不论任何理由,都可去退货还钱。因此,有一些人(一 些台湾人和更多的大陆人)过几天要出席重要宴会,就去「买」一套名牌衣服,穿去赴宴之后,再去退钱。这些人对自己的行为洋洋得意,还到处宣扬自己的聪明,甚至纳闷为何众多的別人那么「愚蠢」,不会利用这个「漏洞」,把占人家便宜看成「聪明」,把奸巧看成「能力强」,把挑拨族群看成「和解共生」,真的是价值错乱了。今天你会钻法律漏洞,明天你掌权了,就会去修改法律,让自己的违法变合法这几年來,我们看了太多这种例子了。美国人想法单纯多了,进去(「大都会博物馆」)就是要买门票。基本上美国人相信大家都是守法的好人,所以门口工作人员很少。美国商店无条件退货的机制… …都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当「信任」瓦解,社会也会崩溃。也因此,他们可以容忍政客做错事,却不容许政客说谎。台湾呢? 我们則是「假到真时真亦假」,每个人都虚虛实实,整个社会是在「怀疑」的基础上运作。当彼此信任度越高,管理就越少,彼此方便,成本自然下降,工作也越愉快。相反的彼此猜忌、防范、围堵、监督。不但降低生产力,工作也被动,不愉快。各位亲爱的夥 ..您是否也发现当和周遭朋友、同事处於信任的环境中,做起事情来都非常的有效 率,而且默契十足; 是,处於猜忌和不谅解的情形下,任何事物都进展的很不顺利...... 您了解了這道理。从现在开始,就将心胸打开,用开放的心情,信任的态度,来对待每一位夥伴;或许刚开始,会发现,吃了很多亏,大家都还是防来防去,那是因为您的夥伴还不习惯您的处世态度。

Steve通常在商店买了东西,都很少去退货,除非真是发现不适用。

我在纽约坐地铁时,因不是很熟悉坐地铁,有一次,我刷了票卡,我的手旋转铁支入口,但我的人却没进入,旋转铁支只容转一次就停,结果我又不能再连续刷票卡,朋友Y在我后面,我问她,我们俩人可不可以一起进入?她说,若被捉到就不好!她拿出她的另一张卡代我刷票卡。我很惭愧!

马来西亞呢?是不是也如那作者文中,我们则是「假到真时真亦假」,每个人都虛虛实实,整个社会是在「怀疑」的基础上运作。记得去罗马搭乘地铁时,发现有售票机却沒有验票机。当场起了疑惑,到底要如何确认乘客有沒有买票?那这样地铁不就铁定亏钱嘛?这是我们的习惯想法,总是想要替自以为的小聪明或贪小便宜寻求应对之道。对於义大利人而言,我们会问这种问题才奇怪。搭车为啥不买票?乘车怎么可以不买票呢?两方想法当下有了差异。我们的防币多於兴利的观念,钻漏洞的念头竟是文化的一部份。

2008年12月15日星期一

驾驶执照

有人说,如你能在槟城开车,一定也能在任何地方开车我有点赞同但我想任何地方的马来西亚吧!

马来西亚的驾驶者位置是在车内的右边,我们的教育是,若在双线路,你要过去对面,靠近你的路线车辆是从你的右边来的,所以,要先看右,看左,再看右。

我的习惯用在去中国公干过马路时,我看了右边没车辆,一只脚就开始要踩出去了,同事望着左边提醒我,有车辆来了,我才惊觉趕快缩回身。来了美国,我也很不习惯我是坐在车内的右边,但不是驾驶者。若在双线路,你要过去对面,靠近你的路线车辆是从你的左边来的!

在槟城我有驾驶执照廿多年了,想起之前考车的过程我想几乎大多数人都是去找驾驶学院,帮你安排日期去考交通规则选择题笔试,考及格的话就可拥有L执照,用学院的车学驾驶及欲考的各类技术我还记得那时我并不是考得很好,有些小错的,我的学院代理人悄悄对我說,你要给考官kopi duit(咖啡钱即是桌底钱)吗?我对我做了小错而紧张,心神还不定,听他如此說,我更加心神不定我好像不愿意(太久已忘记了),之后不知怎么的,考官给我及格,我有了驾驶执照。

在美国,又要重读交通规则及考试,心里很不情愿,再來是因为我很不喜欢驾车,乐得顺理成章做乘客,所以一拖再拖终於我读了一些交通规则、学驾Steve的车两次之后,要Steve带我到去考車。在这里你自己可去为理可即时考试。我的选择题试及辨视交通示牌险险过关,过后我也想考路上驾驶。我的考官在我车外(用自家的车)及指示我开各别的灯。当她要开车门坐上车时,因我的车一开引擎,左右四门就自动关上,我在车内一时找不到开销,让她在外等了半分钟我才开销她问我一些车内的设置物,有些我听不懂。她要我开后退出停车位,我尝试移手挡从P(停放)到D(驾驶),但我奇怪为何移不动,她说,你没踩剎车制。我以前都是驾手牙挡車,不惯现驾的是自动车。她疑惑问我,你之前驾过这辆车吗?我说,很少。出了停车位后她叫我向前至停处左转,我驾到停处,停一下看了右边没车,我就向左转,一左转后,我才觉察两辆车从左边驶过,她指出我的错误,你应该停至让左边的车辆驶过后才可左转,你驾回停车位,你不及格。

第二次再去考,又不及格,我驾驶转左、转右、倒退车时都没转头去检视(我习惯只用镜子检视)。

真的要改习惯了! 我还没有驾驶执照。

2008年12月8日星期一

母语

据我听闻,有些国家如法国人、德国人他们对自己的母语非常执持,只用他们的母语,如你要在那些国家生活,你最好学他们用的语言!

在马来西亚,虽然学校教育以母语马来语为主,但大多数都有英文课节,华校有华文,印度校有淡米尔文课。即使是我们的英语不很好,但遇到外国人用英语跟我们谈活,也竟所能用英语回应。马来西亚的华人,即使是不会华语(不知谁讽刺他们为香蕉人),但没人会介意,都会用他们听懂的语言交流。

我之前的工作常与中国商家联系,我想中国商人为了要与外国人做生意,都給自己取一个洋名,如HaroldCarlTim。我的朋友中也有一些是以取用洋名称呼,我问其中一位朋友,我常不明白为什么很多华人要另取一个洋名,我可问你为什么吗?他说,主要是可方便社交及职场。

我在美国认识一些华裔朋友,我介绍自己的名字时,有人问我,你有英文名吗?我认识一些美国人,我介绍自己的名字时,有人问我,我称呼你的名的音声对吗?

方便他人显出中国人或马来西亚华人的一种美德!但很多族群生长在其它国家的,已渐渐不再保留祖先的语言

2008年12月1日星期一

爱无分界

Hi SinE,

(我翻譯自英文)希望你那儿的生活很好

以下是我同事的故事

她受中文教育 英文不是很流利

他受英文教育 听不懂中文

然而他们相遇 相爱了

她觉得语言不是问题

她说可以乘机学好英语。。

今天 她有点受不了了

她的感觉无法清楚的向他表达

她的分享 他似乎不是很了解

他说这也许是件好事 可以减少争吵

听起来似乎也不是没有道理。。

然而她看来还是有点无奈。。。

我也不晓得该如何安慰 该劝她继续加油 还是趁早放弃

不该由我来说吧。。。

(我翻譯自英文)听她诉说之后我想起你

她是一个感觉型的人有时候很难用英语表达她的感觉..

与你分享不知你对此有何看法..*o*


LT敬上

Hi LT,

谢谢你分享朋友的疑问。以我的作風,如要了解她本身的疑问多一些的话,我还是希望与当事人联接。不過没关系,我愿意把我的经历分享:

我是马来西亚华人 讲英语一块一块的

他是美国洋人 听不懂华语及方言

然而我们被介绍认识 相爱了

我之前觉得担心语言是问题 鸡同鸭讲

介绍人对我说 做回自已 开放心怀。。

去年 我们结婚了了

我常与他分享 真的说不清楚 就用中文写

他如想要了解 会去纲上寻找翻译

这是一种对彼此的诚意

我未结婚前

有结婚了的朋友幽我的默 若吵架时要怎么骂话。。

好像在一起就是要爭吵的?。。。

我认为应正面的 尝试去了解! 接纳!

请记得並希望一起互勉之。。。

(我未认识Steve前,我没常英语与人交谈,可以想像当与印度女同事用英语交谈是一块一块的,欲描述一件事是很困难的。在我的脑海里從没想过我会接触不懂中文或华语的伴侶,当我被介绍认识一位即不会讲华语更不用说会任何方言的美国人Steve时,虽然我们开始是用英文email,我还可以慢慢想,写出让对方明白的英文。但到了Steve告诉我要来见我时,我才感觉那种担心: 我们的沟通会有问题吗?会不会出现鸡同鸭讲?我不敢直接与介绍人龚鉥,讲出我这些担心,我email 她: “…我们從email 彼此认识了一些,Steve希望来槟城见我。在我们见面前,你可否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他,比如人格及其它。若我多知道他一些,这样我会较有安全感…” 龚鉥回复我: (我翻译自英文)他是一位很好的人,心灵随和。他喜欢东方文化,曾去过日本公干也认识日本文化。他向我学习中国画很久了,他画得很好。他是一位工程師。我知道的就是这些。做回你自己及开放心怀,不用紧张,与他有个美好的相处。

做回你自己及开放心怀,确实是很重要的!

我都尽量与Steve分享,真的说不清楚,我就用中文写给Steve我要说的意思,他如想要了解,他会想办法,如去寻找纲上翻译,这是一种对彼此的诚意。

还没在一起生活就想負面的 – ‘可以減少爭吵?之前我还未结婚时,也有结婚了的朋友幽我的默 - “若吵架时要怎么骂话?好像在一起就是要爭吵的?

正面的应是尝试去了解、接纳!请记得並希望一起互勉之。)


心憶敬上

2008年11月26日星期三

买卖婴

讲讲我的小故事,我先父母的年代,没有节育的概念,所以任由我们七兄弟姐妹到世,我之上一位哥哥五岁后就是我,也是最后一位。在我少年时,也不知讲到何事,我姐讲了关於我出世时,有位朋友是护士,她结婚多年却没有兒女,有意向我母亲要领养我为女,母亲并无介意,口头接受,而我大哥大姐却反对,但后來是因为我的生辰八字不合领养人,所以没有成交!当时我正在帮忙父亲的小贩工作,听了觉得不快,我说,“如果是给护士领养去,一定会比较好命。” 我姐反驳说,“你怎知道,可能他们会kor tok(虐待)你也不一定!” 哈哈…我是注定留在这个家啦。
之前我的周围朋友对我说她们的某人因无生育而花钱购婴的事… 那时我单纯以为可能是外劳的女性无法扶养而愿卖婴… 原來背后是有集团操作,有需求有供应,嗯…我真不解这社会?

2008年11月24日星期一

有毒食品

我从槟城买了一大包的油炸葱,有几次煮面放一些炸葱,增添美味

过后收到email讲述说,有些卖者为了让所炸的食物保持酥脆,所以先用塑胶罐放进油内熔化,再炸其食物,炸葱也是用此方法!吓得我赶快拿出这包炸葱来仔细端详,我发现这些炸葱有白白的碎块,硬硬的,有些还沾着葱真的有点怀疑是塑胶冷固后的塑胶块!为了健康,还是整包丟进垃圾桶算了!

市场上还有多少有毒的食品?

2008年11月18日星期二

自由

这天,去动物园给动物们看看我和Steve

雄孔雀当街示爱,雌孔雀吊价不理,雄孔雀再施展着浑身解数!

一对豹子在拍拖

为什么把我关在這里?” “有什么不好呢?我们不须劳动就可享有长期饭票

去你的!我才不要,我宁可要自由。” “不要再嚷啦你看,至少這里蛮热闹的,可以看到很多穿不一样衣服的动物

你真是的,这有什么好玩?” “至少让我们知道這些动物叫着啊,而且有不同国家、种类、颜色、体形样貌等等。

啍!那些常拿着相机拍我的裸体照,简直侵犯动物权嘛,实在可恶!” “不要傻啦!裸体对我们来说是多么自然的事。

那为什么不给我们自然的生活呢?” “嗯?这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你还說我傻,你才笨啦!” “以后拍拖不要再说這课题了,好不好?

不说这那要说什么?还不去看送食物来了沒…” “…”

2008年11月17日星期一

对宠物是无条件的爱

你有听过Yoga,但你是否有听过Doga?如果你把 yogadog连想在一起的话,它的意思会不会是狗做瑜珈?对了,你猜得没错!

这里有报导过这项商业活动,狗主帶着他/她们的爱狗到这类的doga中心一起与爱狗做yoga

我正在想人们如何找机会赚钱,如果狗会识字的话,一定会有狗学校,就叫dogchool如何?美国人大多爱养宠物,尤其是养狗,他们疼爱狗的程度,犹如疼爱自己的子女。而且那种爱是无条件的,有些人对自己的子女会有所期待,但对宠物,你能期待它回馈什么?这就是无条件的爱!

我想到一些非常贫困饥饿的人,他们的生存地远不如其它富有家宠物的环境,命运真的是人不如

愿一切众生常在安宁、快乐、和善、和谐中!

2008年11月16日星期日

因果

星期天的静坐班后,我们讨沦的课题是因果。有一成员說她听到一个故事: 有一坏人要加害一群人,其中一人甲為了要拯救所有的人,所以他杀了那坏人乙,过了几世后,甲乙两人都投世而在同一世碰上时,甲卻被乙坏人杀了。另一成员讲因果是很复杂的,若以佛教的角度看这个故事,虽然好人救了许多人种了善因,可能也得了好报(果),但杀了坏人也是恶因,所以也是一样有果报。他听到一个真实的事: 有两人是同学,成绩非常好的一位揶揄另一位說,你的成绩不好…” 廿多年后,成绩不好的那位,在公司征聘职员时,见到是好成绩同学的名字应征信,记得廿多年前他说的话,即刻把他淘汰!

因緣果报,丝豪不爽!不管是有意或無意的因緣成熟时,有些即现世报,有些待来世报!

前年有一次,我和Steve在吉隆坡与朋友CH见面並在某咖啡店用晚餐之际,有位身穿和尚装拿着走到我们的桌子旁,Steve伸手进裤袋要拿钱,我按着Steve的手搖搖头,那人见状走开了。过后我向SteveCH解释曾看到报导有很多冒充出家人出來讨钱,真实的南传出家众如出來托砵,是要食物而且须在午饭前

当时我是理性的意念阻止Steve感性的善念,现在我突然感到不安,我的一些无意的举止会得什么果呢?啊不管怎样,我得忏悔!

2008年11月14日星期五

生活均衡

我觉得生活,如果单靠阿Q精神,那其实是不夠的。我对之前的工作虽然没有很強的野心要攀升,但我还是很尽责,做好我的工作。工作以外,我的时间是參加社会团体,当义工,学习助人的工作,自我成长及充实自己,回馈社会; 參与自己爱好、休闲消遣的活动。生活就是须要有家人、朋友、健康营养、工作、爱好、学习领域、社群活动等均衡的发展(尽可能不只是偏重於一、二项而己),那身心灵才会较健全。这是我个人的分享!

有人说,当你处在很舒适的环境太久后,你就很难突破,除非有一些刺激。就像如果你坐的椅子突然着火烫到屁股了,你才会跳起來!

2008年11月4日星期二

要生小孩或要养狗?

这是 Steve 的姐姐 Sue家附近的一个小湖
Kansas City 时,我們去 Burr Oak Woods 树林公园看景秋天的树通常在华人家庭,家人会常询问一对新人何时要生小孩。Steve 的家人从没问这个问题,而是我们会被问要不要养狗一次我们发现 Sue 有一只新狗在她家这里大多数住区,每家只能最多养三只宠物(Sue 已有三只狗多年),所以 Sue 和她丈夫很勤力游说我们收养牠抱歉,我们不想要

2008年10月31日星期五

吊着工作

有一天,有人按我们家门铃,Steve开门对方说是要来砍我们家后园的一些树枝。我好奇的问明Steve原因噢,原來是电源公司的人员巡视电线,他们是负责来砍掉一些树枝生长太长或有些会被风雨吹断而弄损电线的树枝。我知道后更好奇他们会怎么工作树这么高嘛!他们却没有铁梯也没有升高机。我趕快去拿相机,我问Steve, “我可以出去拍他们吗?” Steve说有些人不乐意被拍照。我只好隔窗偷拍啦他们是吊着上树的!从这树枝吊移去另一树枝,他们不是拍电影,是在辛苦工作!
另一天,看到有人在做电线工作,也是吊在圆形桿辛苦工作。 街边有太长树枝须砍掉的,负责人员大多是用升高机卡车送上去至树枝的高度工作

2008年10月26日星期日

征聘职员的条件

当我们坐在美国航空机上,看着那些中年且肥型的空姐,多数她们的态度也不非常亲切溫和,我悄悄对 Steve 说,他们的空姐真的比不上亚洲的航空的。” Steve 虽然赞同但解释说,我反而觉得奇怪马来西亚的征聘启事都有年龄的限制!这里的制条,一般公司是不可识别职员的年龄、种族或性别为工作条件。

是啊!在马来西亚,如超过征聘启事所限的年龄,你还敢想去应征嗎?你会觉得年龄似乎是一种跳槽的阻碍!

在这里你会看到有些已是阿婆阿公级的职员在百货市场工作。不过无可避免的,对有些专业的工作,可能该公司会用其它理由代替识别年龄、种族或其它等,如我们已找到更适合的人选做为拒绝。

2008年10月25日星期六

沿戶行走的理发師

一次,我们在槟城市区老家(三哥一家人还租住着的战前旧屋)乾妈拜访,一下车,我看到印度理发師提着他的小箱走向我老家隔邻。我曾经向Steve说起在七十年代就有一位印度理发師沿戶为男性理发的故事我老家的男丁就常给那印度理发師理发,坐在五脚基就地解决!那时我还问Steve如到槟城遇到这印度理发師,是否要体验一下,他说可尝试也好。果然这么巧就让我们碰上槟城市區唯一仅存沿戶行走理发師,Steve答应给他理发,这理发師知道客人是洋人后,起初不肯,说为何不去理发店。我三哥再三说服他剪完隔邻的头后,就來理Steve的头了。他剪着Steve的头发並用福建话对我三哥说,“ang mo eh dao mo bo siang nu lan den lan eh, yi a dao mo ka nue洋人的头发不像你们华人的,他的头发较软)。
Steve的新发型很好看吧

2008年10月23日星期四

再循环

我不知道那一国在做环保方面做得最好?

我住在马来西亚几十年,我记得我小时候大约七十年代吧!有印度人沿家收购玻璃罐或锡罐,那时我家常累积了一些食品及酱料装的罐,等到有人來收购时,就卖给他,我常很好奇它们会值多少钱?那印度人在选着他要的罐(有些被他淘汰了),叽哩咕噜的数着,然后从口袋掏出两毛钱(有时三、五毛不等,他会视数量及罐形決定)做交易,虽然卖不到几毛钱,但那时废物能換钱,就觉得很不错。后來渐渐有人來收购旧报纸、纸皮。再后来汽水罐、朔料罐都有人做回收再循。垃圾堆里很少有这些再循物,因为不是被拾荒人拾去就是被垃圾车员工收集,然后去換钱。我想他们是为了要得一些利益吧!其实这是无可厚非,我很鼓励。我常很积极收集这些回收物,然后给他们去換钱。我可不晓得有多少人做回收再循物是真正为了环保。

住在這里后,开始时我对 Steve 把报纸、纸皮、罐等与垃圾一起放进大垃圾 我心里常觉得很 ' 浪費',为了持续我原有的习惯,我把它分类收集,但Steve卻一直強调他不晓得那里有做回收再循物!他只是想较简单不须要去收集这些再循物,也不用去找那里有做回收再循物。现在,我就像做妈妈的角色一直督促他。美国是一个大国家,我希望这里的人都把做回收再循是生活中一项普遍的事。

2008年10月22日星期三

滑稽影片

有时候我很不喜欢无厘头的影片,如周星驰的那种。Steve 有一次上纲购买他的 DVD<功夫>,我一直说这种影片不值得看,他卻说看这种影片很娛乐,可以大笑也不用想太多,很轻松,有何不好?想想也有理不过我还是喜欢滑稽又有含意的,如七、八十年代许冠文兄弟的影片,有些画面反映社会现象,让我回味无穷!

2008年10月20日星期一

水質

我要一杯水。当我在 Steve 亲人家做客,他们问我要喝什么时,我这么回答。他们都是打开厨房水喉管给你盛上一杯水,刚开始我很惊呀不大敢喝。他们都是直接喝自來水,这里供应的自來水質应该是 ok 吧!而且水喉管都是设有冷和热水,很少人装过泸水器。
我生长在马来西亚,每个家庭一般上都有过泸水器或将水煮沸后才可喝,有时候槟城家的自來水如泥土黃水。所以來到美国家,我第一件事就是找水壶煮水那时侯其实我並不知道他们都是直接喝自來水。不过我喝煮过的水已是习贯,心理上会觉得煮過杀菌后较安会,所以我还是每天煮水。
即使在冬天,Steve一样喝冷凍水,这是他的习贯!

2008年10月16日星期四

车辆及设备

槟城的交通以摩托车致胜,像 70 80 CC 款,可在街头巷尾兜來兜去,快速方便,到那里又容易停放。不過拥有汽车者也越來越多了,似乎每家户都会有两辆 '车' 以上!但在槟城要找泊汽车位,有时候是一件苦事!大多数泊车位都要付款。
我们这里的街道,我鲜少见到摩托车,(这儿的摩托车都是大型的)尤其是冬天。商场或其它等地,只设備泊汽车而己,而且每处泊车场近商店门口,都有两个泊位以上是供给残障者,泊停此车位的车主,有残障车牌或车内须掛上残障卡才可准许泊放。大多数泊车位都是免费。
美国公眾场所设备对残障人士有很大的方便,所以常看到坐轮椅的人也会到商场等地。

2008年10月15日星期三

赢赢赢

TV 'Deal or No Deal'的节目,这是有26 个箱盒号码,箱内各拥有不同的26个金钱数值,從 $0.01最小到 $1,000,000.00最大。参加者从 26 个 关着的箱盒选出其中一个箱盒為最后开啟的箱,就如没人知晓的底牌,参加者先开始要求开啟六个箱,开晓箱內小数值对参加者最有利,意谓参加者的箱盒有大数值的机会較高。買家会视参加者未开啟的数值情况开价买参加者的 '底牌'数值。如果参加者成交,他会得到买家的价钱,若参加者不成交,参加者再开啟规定几个数 量箱,买家再另开价,若一直不成交,最后剩一个箱盒及参加者自己的箱盒,参加者可任选其中一个箱盒,即将得到所选的金钱数值一位参加者是橄榄球隊成员,他帶了一件印有 REFUSE TO LOSE (拒绝输)T 恤來助陣剩最后四个箱时,买家曾开价约$50,000多(我忘了实际数目),但他不成交,到最后...得到的是 $1!都说嘛怎么用 '' 这些负面的字体呢!虽然这看起來是靠运气,不过我想好运通常会找正向的人啦

写到这里,让我想起过去几屆的马来西亚华人参选议员,选举前常会唱那首台语歌爱拼才会赢 ,虽然这首歌己老旧了,也许已不再流行,听者可能有些厌了,不過,赢嘛听起來还是多么有气势!加上美丽的谎言

最美丽好听的谎言是連讲者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谎言!

也不管这么多,就如那歌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

2008年10月14日星期二

长者反而有学习精神

Steve 在这儿的佛光山寺上中文班,稀稀疏疏只几位学生,但却是老少参杂中西合併的,有约十三岁的中华血统(母亲是越南华裔,与孩子讲广东话)少年、有约十八岁的中西血统(母亲是 台湾人,父亲是美国白人)青年、有约六十岁的美国白人長者。除 Steve 外,让我觉得最有学习精神的是那位長者。少年是被母亲迫來上课,很不情愿的上课。
有一次他们的谈话﹕
Steve 对少年说,“…趁年青学习比较容易,不要像等到我的年纪才学中文。”
少年说,“更不要像等到他的年纪。” 指向長者。
長者说,“没錯!”

2008年10月13日星期一

时时勤拂持

嘟呜嘟呜我时不时会听到这种除草机的声音,此起彼落。这里的住宅都有各自的草地,所以各家都会在每十天左右除一次草。这是屋后的草地,你可以看到每家都有矮蓠芭当做界线。冬天下雪時,也各掃門前雪
Steve在忙除草,我也在忙清理吸塵透風空室

Steve说他很不喜欢除草,我也不喜欢清理原来很多人都不喜欢

时时勤拂持,莫使惹尘埃!